當前位置:網站首頁>黨建與文化>黨風廉政建設黨風廉政建設
廉潔新川 之 如何認定受賄金額
發布時間:2018/5/22 15:59:07作者:閱讀次數:

案例一:王某,某市環保局長。轄區內的化工企業大明公司負責人朱某,經人介紹認識王某,2017年通過各種機會贈予王某財物2次,共1.9萬元人民幣。2018年春節,朱某向王某提出希望能夠在馬上開工的化工項目中給予幫助,王某同意。之后,王某又分別收受朱某財務4次,共32萬元人民幣。

    案例二:劉某,某縣委副書記。劉某多次為同學趙某在房地產開發等方面提供幫助。20152月,趙某送給劉某價值80萬元的商品房一套,并將鑰匙交給劉某。為掩人耳目,劉某開了數張房款欠條給趙某。20181月,劉某退休,認為風聲已過,遂與趙某辦理房屋過戶手續,此時該房市場價已經升值為160萬元。

    案件評析:

    一、案例一中王某涉嫌受賄罪,應累計計算受賄數額

    20164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頒布的《關于辦理貪污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十三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級關系的下屬或者具有行政管理關系的被管理人員的財物價值三萬以上,可能影響職權行使的,視為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根據該規定,朱某作為王某的行政管理對象,王某在收受請托前收受了對方2筆財物,即使王某未為對方謀利,可能影響職權行使,也構成受賄行為。另外,《解釋》第十五條規定,“對多次受賄未經處理的,累計計算受賄數額!币虼,王某收受朱某請托前后收受的6筆財務,應當一并計入受賄數額,共33.9萬元人民幣。

    二、案例二中劉某涉嫌受賄罪,應以受賄行為完成時計算受賄數額

    2015年趙某將房屋鑰匙交給劉某時,明確表示是“送”而不是“借”,寫下欠條的目的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在2015年劉某收受房屋時,主觀上已明確具有排除對方所有權的故意,只要已實際取得或控制、占有收受到的房屋,就應認定實際取得了財物,而不在于是否進行不動產登記,這體現了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因此,應以2015年受賄實施時的房屋價值80萬元計算,房屋升值部分屬于違法所得,應依法對房屋予以沒收。如果該房屋已轉賣,所獲得的利潤作為違法所得,應依法予以追繳。